蹲點常山縣芳村鎮中心小學 找尋鄉村教育振興密碼_縣域要聞_中國小康網

2019-04-15 07:56:53 來源:浙江在線 作者:馬悅 肖國強 胡江平 責任編輯:王靖羽 字號:T|T
摘要】這個春天,芳村鎮中心小學的910名學生,迎來了在新校區的第一個學期。帶著對鄉村教育發展的好奇,我們走進這所有近百年歷史的小學。

1.jpg

  山坡前的白色建筑群,就是芳村鎮中心小學新校區。 見習記者 錢潔瑗 攝

  浙江在線4月15日訊(浙江在線記者 馬悅 肖國強 縣委報道組  錢李源)打開百度地圖,輸入“常山縣芳村鎮中心小學”,會跳出兩個地址。兩點之間相距不過兩公里,卻是一段教育走向現代化的歷程。

  4月的春風,吹綠了鄉村。山路彎彎,從常山縣城出發,沿著常新線,開車疾馳不過30分鐘,我們在滿眼綠色的山坡旁,看到一片白墻黛瓦的教學樓——易地新建的常山縣芳村鎮中心小學。

  這個春天,芳村鎮中心小學的910名學生,迎來了在新校區的第一個學期。帶著對鄉村教育發展的好奇,我們走進這所有近百年歷史的小學。

  在蹲點采訪的日子里,我們逐一打破了對偏遠鄉村小學的刻板印象:芳村鎮中心小學連續9年獲得常山縣教育質量優勝獎;年輕老師甘之如飴地扎根基層,陪伴學生成長;孩子們的英語成績超群,老師有方法、學生樂學習……

  這只是70年間鄉村教育變化的縮影。這些學校或許不大,卻是逐漸明亮起來的燈火,成為鄉村文明的光源,照亮鄉村發展之路。

  現代化鄉村小學是什么模樣?

  前陣子,春雨連綿,鑲嵌在綠水青山中的芳村鎮中心小學別有一番風味。朦朧中,徽派風格的教學樓與周圍的山水、民居融為一體,古色古香,耳畔傳來風聲、雨聲、讀書聲……頗有古時學堂的味道。

  車子剛停穩,校長甘亞軍迎上前來,有些不好意思地說:“進了學校,就不用擔心淋到雨了!”

  原來,在他身后是一條連廊,串聯起灰白色調的行政樓、教學樓、食堂,以及教師、學生宿舍。連廊下,孩子們歡呼雀躍、暢快奔跑。

  在淅淅瀝瀝的春雨中,因細小變化帶來的幸福感,蕩漾在孩子們的小臉上。孩子們你一言我一語地告訴我們:“以前,我們跑著跑著就會‘撞車’呢。”

  原先的校園真有這么“袖珍”嗎?

  甘亞軍帶我們來到芳村老街盡頭,這里便是占地21畝的老校區。這也許是芳村鎮最破舊的校園了,43歲的甘亞軍,在這里當了10年校長。

  校門一開,我們被地上細致的“規劃圖”所吸引——通道地面上標注了箭頭指示、進出方向、先后次序。由于學校場地不夠,24個班級的學生上下學進出校門、去食堂吃午飯的路線需要精心設計。就連課間操列隊的位置,也考驗著甘亞軍的智慧。

  更有些難為情的是,學校的廁所“工位”不足,沒法滿足孩子們的需求。六年級的沈梓馨有些不好意思地說:“有時候,我們上廁所還得排長隊。”隨著農村“二孩”逐步成長,最多容納25個班級的老校區已“捉襟見肘”。

  變化源于2017年初。常山縣確立了“民生優先”的發展戰略,把振興教育作為縣委、縣政府的“一號工程”,把教育投入作為“第一投入”。當年,投資5000多萬元的芳村鎮中心小學新校區啟動建設。學校面積擴大了兩倍,還配置了250米環形跑道、足球場、體藝樓等;曾經苦于沒有場地開設的書法課,有了單獨的教室;女孩們向往的舞蹈房,已經有了第一批學員……

  學生宿舍樓里好不熱鬧。學生家長邵玉軍一邊給孩子鋪床,一邊忍不住感嘆翻天覆地的變化,“以前的上下鋪可是里三層外三層加固的,現在不僅床鋪結實了,每個房間里還都配有廁所、洗漱臺、熱水器。”常年在外打工,他牽掛女兒的心,終于在這一刻被新校舍的溫暖包裹。

  拾級而上,我們站在行政樓四樓向外望,遠山高低起伏、云霧繚繞,猶如一幅蘊含濃郁農耕文化的水墨丹青,讓人體味“白云回望合,青靄入看無”的意境。

  甘亞軍掏出手機,迫不及待定格此刻的美景:昔日的老校區已成為歷史,或許還會在夢里出現,但眼前,是一個嶄新的開始:現在,在芳村集鎮上,最好的建筑是小學,最美的風景是校園。

  鄉村小學的教育質量怎么保證?

  下午1時,我們坐進六(1)班教室的后排,英語老師鄭玲玲即將開始上課。

  這節課講“形容詞的比較級”。黑板前的投影儀上,出現了知識點。智能的教案節省了以往寫板書的時間,鄭玲玲把更多精力放在練習中,糾正孩子們的發音。為了讓41個學生都清楚每個單詞、每個音節的發音,她放慢語速,變換著不同的語調和表情;提問“誰能朗讀時”,臺下齊刷刷舉起一片小手,一張張小臉全情投入,似乎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在用力。

  在我們的固有印象中,鄉村學校“缺師少教”,教學質量不能保證。芳村鎮中心小學的情況如何?

  “我們已經連續9年獲常山縣教育質量優勝獎了。”甘亞軍指了指新校區門口一塊金燦燦的牌子說,“尤其是英語,許多進入初中的學生,都回來感謝老師為他們打下的基礎。”

  一所鄉村小學的英語成績能遙遙領先,奧秘在哪里?

  老師們相互琢磨著,不約而同地把目光對準了甘亞軍——“校長很有魔力,也很有原則。”

  上任的第一天,甘亞軍就遇到一個長期難以根治的問題:學校大門關不上,因為開車、騎車的村民來回都要從學校“借道”……很長一段時間,老師們人心惶惶,根本沒有心思上課。

  “這樣的環境,老師們能教好書嗎?”甘亞軍當機立斷,“這校門一定要鎖上!老師安心,才能帶給孩子希望。”那段時間,他開始給老師們“洗腦”,“有問題找校長”成了大家的“護身符”。

  有了撐腰的人,老師們心無旁騖,潛心教學。也就是從那時起,學校的教學質量突飛猛進,“九連冠”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兒了。帶著這份榮譽感,年輕教師也自我加壓,申請調動工作的少了,大家都憋足勁,要為芳村孩子的明天盡心盡力。

  工作才三年的90后英語老師江曉樂有自己的一套方法。上課鈴聲一響,孩子們以最快速度換好座位——按照事先排好的師徒關系,一對對坐好。“小師父”除了要自己學習做作業,還要監督小徒弟的作業完成情況,一對對“學習共同體”你追我趕,成績悄然提高。

  這些教學方法沒有人傳授,全都是年輕教師自己摸索的,對于山里娃,他們有一套。“周一到周五,老師們也都住在學校,大家常常聚在一起商量如何做改進課堂教學。”江曉樂說,“當大家都認同的時候,就會齊心協力,為孩子們打下堅實基礎。”

  “這個學期,又有3個孩子轉學回到芳村讀小學。”說這句話的時候,甘亞軍一臉驕傲——這些年,回流的學生不少,讓家長動心的不僅是學校硬件的改善,關鍵還在于教學質量。

  一切為了教師,一切為了孩子。10年前,簡單的一句話,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。10年間,甘亞軍放棄了好多調崗的機會,他的心里有個聲音:這個常山西北的鄉村,也同樣在孕育中國的未來。

  鄉村教育發展路在何方?

  老師教學水平高,但是能留得住他們嗎?

  “許多老師愿意來,來了就不愿走。”甘亞軍的回答,再一次讓我們感到意外。這一回,他邀請我們去村里看看。

  從芳村鎮中心小學出發,沿著蜿蜒的盤山公路驅車近20分鐘,到達芳村鎮中心小學下屬的一個教學點——前進小學。

  眼前的兩層教學樓功能齊全——一樓是教室,二樓是教師宿舍。前進小學教學點為鎮上中心小學分擔了一、二年級的教學任務,所以,29名學生按年紀分成兩個班,兩名老師包班上課。

  年輕教師余佳佳負責的二年級班,有17個學生。上個學期,班級期末平均分在該校同年級5個班排第一令她很欣慰,“這可是城里人都羨慕的小班化精準教學。”她笑著打趣說,“或許有一天,‘小而美’會成為農村教育的長板。”

  不孤單嗎?

  余佳佳笑了。我們眼里的“孤苦”,在她看來卻是一種怡然自得的享受:教室外的菜地里,蓬勃生長的青菜、生菜是她生活的點綴;二樓宿舍的案頭上,《教育美文》《如何當好班主任》便是最好消遣,“這里的日子就像陶淵明的田園生活一般。”

  不愿離開的還有城里來的老師。上個學期,常山縣天馬二小的數學學科帶頭人黃美建,交流到芳村鎮中心小學。在縣城執教近30年,黃美建也沒想到,大山里打開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門。“我想換一種生活方式,第一選擇就是到鄉村來實現自身價值。”黃美建說。

  在這半年間,黃美建隔三差五就要去學生家中家訪。“你能想象嗎?現在還會有家長‘阻撓’老師的教育,認為只要給吃飽穿暖,讓孩子自己長大就行了。”對此,黃美建很是焦慮。

  孩子是家庭的一面鏡子,家庭是社會的一面鏡子。“城鄉教育的差距,最終還是人的差距。” 他的焦慮不無原因:教育資源的缺失可以彌補,物質條件的匱乏也可以克服,真正可怕的是思想意識的麻木。

  和黃美建一樣,甘亞軍也很著急。去年底,他和班主任做了細致調查,900多名學生中,留守兒童占了近半,來自單親家庭的小孩占了15%。

  這些孩子需要怎樣的教育?除了老師們的陪伴,甘亞軍還想到了一個關鍵詞——“生活”。在他看來,“教人求真,學做真人”,應該成為留守兒童培養模式的理念和目標,“要讓孩子熱愛生活、學會生活、學會創造。只有讓學生獨立自主,教育才算取得實效。”

  這些年,學校多次組織孩子們體驗蔗糖的制作,由多學科老師一起來培養孩子們的核心素養:科學老師注重提升探究能力,數學老師注重培養記錄數據、分析數據的能力,語文老師側重提高學生的感悟能力和表達能力……這些散落在鄉間的某個教學片段、某次相遇對話,也許就是鄉村教育大潮里泛起的一朵朵浪花,能影響孩子們的一生。

  教育,鄉村振興的基石。在鄉村老師們的心中,鄉村教育振興的密碼就在生活里:來自生活的教育,依據生活而教育,為改善生活而教育。


相關推薦


解讀中國 關注民生 引領休閑
掃碼關注中國小康網公眾號
ID:chxk365
返回頂部
黑帽SEO